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天地 -> 测绘知识
问题地图,问题在人!非法测绘,“图”谋不轨!
发布时间:2020-09-10     来源:测绘学术资讯     作者:张凤强      浏览:1538

这几天,有不少关于“地图”的公众号文章。

什么是标准地图?

2020年标准地图来了!

规范使用地图 一点都不能错

版图知识,一幅长图快速了解!

问题地图,问题在人:有的是商家的无知所致,有的是出版社和媒体的不严谨所致,有的是背后有不轨之人故意捣鬼。

关于“问题地图”常见的问题,最近很多公众号都刊登了相关文章,今天主要是从另外不同的角度解读。内容选自之前的“小张咬文嚼字”公众号。

问题地图:背后不只是唯利是图

印度主流杂志《今日印度》2017年8月号封面主题是“中国的新小鸡”。不仅把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版图分别做成大小“两只鸡”,还将中国版图中的西藏和台湾删掉了。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问外交部有何回应?对此,陆慷回答:这种小伎俩你还认真对待啊,下一个问题。

2017年3月15日,奥迪举行了2017全球媒体年会。在年会上,一张用来介绍中国业务的PPT所使用的中国地图出现了严重错误,不仅缺少了台湾岛和南海诸岛,藏南地区与阿克赛钦地区也没有被包括在内。这被眼尖的网友发现,奥迪的失误引发轩然大波,招来中国网友骂声一片。

2017年1月10日,阿里巴巴官方推特在马云和特朗普会面后发表了一条官方推特以此说明中美小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贸易机会。细心的网友发现该推特配图中的中国地图并不是标准的中国地图,缺少了台湾岛及附属岛屿、南海诸岛等部分版图,这一失误迅速引起了舆论关注。此后,阿里巴巴官方微博、推特同步发表声明致歉,并更新了相关配图。

2015年,时任小米全球副总裁的雨果·巴拉在印度新机发布会上展示的中国地图将阿克赛钦与藏南地区统统“划给”了印度。在印度发布新机,地图上的错误正好是中印存在争议的地区,这令网友十分气愤。

2014年9月19日湖南卫视播出的《爸爸去哪儿》,出现的中国地图中没有台湾省。

2016年10月9日湖南卫视播出的《汉语桥》总决赛中,出现了中国地图,但是地图上却没有将台湾和钓鱼岛划入中国。

战争年代:地图是指挥员的眼睛

地图对于军事作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红军时期,红三军军长贺龙就要求部队特别注意收集地图,强调“找到1份地图,比缴获10挺机枪还重要”。刘伯承曾说:“有了准确的地图,指挥员就有了眼睛;没有地图,作战行动就没有了方向。”地图在军事行动中好比指挥员的眼睛,有了地图的指引才能明确作战行动的路线和方向。

下面,简要梳理一下战争年代与地图有关的事和人。

龙云献图

陈云在《随军西行见闻录》中记录了一段历史:“红军包围曲靖而向马龙前进时,截得由昆明来之薛岳副官所乘汽车,内满载军用地图并云南著名之白药(可医枪伤,极贵重)。车离曲靖20里时正遇红军。因此卫兵副官均被缴枪,军用地图未交薛岳反而被红军用以渡过金沙江。”毛泽东戏称:“当年刘备入川是张松献的地图;如今我们过云南入川,是龙云‘献’的地图,兆头是不错啊!”利用缴获的军用地图,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抢占了龙街、皎平、洪门三个渡口,顺利北渡金沙江,甩掉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取得了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李达:活地图

李达指挥作战,十分重视运用地图。红军时期,部队克湖南大庸城。李达将军见有石印局,即派人翻印二十万分之一的地图,下发部队。1947年夏,晋冀鲁豫野战军进军大别山,途经黄泛区,李达将军率参谋先行设营。刘邓首长随后跟进。宿营地设毕,仍不见刘邓踪影。将军即嘱某参谋,越某山,过某河,至某庄,接刘邓首长。参谋急行,果如是。刘伯承问李达,如何知我们迷路于某庄?将军答,某庄于地图上有重名,一东一西,以此断之。刘伯承赞曰:李达是活地图!邓小平曰:李达这一手真了不起!建国后,李达将军外出必带“老三样”:地图、指北针、放大镜。凡地形地物地貌,察之甚详。至黑龙江问;为什么地图上有第二个松花江?至广东问:五岭逶迤腾细浪的“五岭”是哪五岭?至云南问:史迪威公路在哪里?

粟裕:地图是军人心中的战场

1941年1月至2月间,新四军一师师长粟裕率领部分新四军指战员进驻江苏大丰市草堰镇。粟裕指示参谋部绘制一份军用《草堰地形图》。几天之后,戴参谋把绘好的地形图交给了粟裕。他眉头紧皱:“我在大转河三金口东侧渡口搭过船,而这条渡口怎么没有标出呢?”粟裕的眼睛里射出了严肃的光芒:地图即心中的战场,可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啊!你到三金口渡口实地测量一下,免得出错。当戴参谋把重新绘制的《草堰地形图》再次送给粟裕时,他仔细看了一遍,并意味深长地说,就该这样,做到滴水不漏嘛!地图,是军人心中的战场嘛。

粟裕: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

粟裕戎马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地图。处处找地图、时时钻地图,照他的说法叫“背地图”。他身边的一个作战参谋曾问他,为何没事老是看地图,地图究竟有何奥妙?粟裕笑笑说:奥妙无穷!熟悉地图,熟悉地形,是指挥员的基本功,不谙地图,无以为宿将。一次,参谋标绘地图把一段道路漏了,粟裕发现后马上纠正:“地图正确与否,对部队作战有严重影响,过去实战有血的教训,不能有半点粗心大意。”他不仅看1∶5万的地图,还要看友邻部队地区的1∶20万图以及更大范围的1∶50万图和全国1∶100万图。粟裕每次指挥,都不只考虑战役、战斗本身,而是从战略全局考虑问题。

罗荣桓:印地图,不印画报

当时,进入东北的人民武装,除了缺少武器,更缺的是地图。刚出关时,为了解决“地图荒”,东北人民自治军负责作战的参谋长萧劲光、伍修权想了不少办法,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罗荣桓果断指示:没有地图部队连仗也打不好。印地图,不印画报。刚刚接任参谋长的刘亚楼说:一切为战争服务……打仗离不开地图……印制地图,满足作战的需要。

简陋地图指引红军过草地

红军测绘人员自1936年7月3日至8月11日,从四川甘孜县城出发后,边走边绘制了“草地设营地图”。如草绘的7月5日宿营地“吉瓦沟”,只是一片弯弯曲曲的手绘曲线(等高线),表示草地地形起伏。地图上唯一可辨别的是吉瓦沟的水流,适合设营的地点则用一个下面带两三个小点的小圆圈表示。地图上唯一一句提示的文字是“自该地上走十里无术(树)林,行进队伍多带柴烧水”,绘图人员可能觉得说明不清楚,又在“无术林”前注“全是草地”几个字。简单的话语却是红军战士用生命代价换来的。简陋的地图在当时弥足珍贵。茫茫草地,动辄吞没红军指战员的生命,先头部队用自己的经验教训绘制了此图,依次后传,才保证了这支近万人部队以最小代价通过了草地。

“图”谋不轨:不可低估的日本野心

1874年,日本陆军就出版了《清国渤海地方图》。日本对中国地图和海图的实测早在1904年就开始。日俄战争爆发,日军野战测量队进入我国东北,完成《满洲略测图》。主要方向是旅顺和辽河入海口、大长山群岛,以及吉林、内蒙古等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军攻占青岛,日本陆地测量部向独立第18师团司令部派遣写真测量班测量地图。到“九一八”事变爆发前,日军用飞机航测基本完成整个东北的二十万分之一地图的测绘。日本陆地测量部还绘制了东北、内蒙古东部、华北北部,以及与中国接壤的中苏、中朝边境五十万分之一地图。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90年前这群日本学生来蓉做啥?档案揭秘:军事测绘》

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曾在所著的《一个人的抗战》一书中说道:当我第一次看见这张《大东亚共荣圈民族分布图》时,感到很奇怪,它分明是一张中国地图,却被涂成了七种颜色,十分清晰地记录着日本妄图分裂中国的野心。

据《解放军报》2015年《湖南发现详标中国要害目标的日军侵华地图》一文报道:一张由日本编纂的《支那最新大地图》原图,在湖南郴州市北湖区被发现。这张地图详细标注了中国当时的要害目标,注明了当时中国中东部各省机场、铁路、河道,及各地的矿产资源和物产,还标明了中国所设无线电台地点等,以及日军最新的武器装备及战斗实力,真实还原了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野心,是日本侵华蓄谋已久的铁证。

侵华日军的军用漳州地图被发现。地图显示的信息极为丰富:位于九龙江南岸的漳州机场、漳码警备司令部、南山寺、诗浦炮台等在地图上得到完整体现。沟渠、城墙,甚至稍大的水坑都标注得很精准,清晰反映当年漳州城区军事驻防、警察驻地等情况。侵华日军虽然因种种原因未能攻占漳州,但还是根据所掌握的地理标识,日机从厦门起飞,沿九龙江窜入漳州城上空进行多次轰炸,特别是针对军用机场等重要设施。这张侵华日军漳州地图的发现,再次暴露日本军国主义企图侵吞中国的野心。

资中筠的父亲资耀华,出生在湖南耒阳深山老林中一个叫“资家坳”的小山村。此地有一种地下的无烟煤质量特别好,烧起来无味无烟,烧完只留下一点白灰。村民用来取暖做饭十分方便。由于交通不便,不可能大规模运出去;储量不大,也没有机构来大规模开采。当时,无论在多大、多详细的中国地图上,都没有这个偏僻山村的标注。但1917年资耀华先生留学日本,在日本同文书院编印的中国各省调查记录报告中,竟记载有湖南耒阳田心铺某山上有无烟煤矿!

2014年,陕西发现千余张日军侵华地图,建于1932年的陇海铁路线,以及当时通车不久的西潼公路,都清晰地标注在了日军作战地图上。《南方周末》记者曾对潼关县秦东国土资源管理所收藏的日军旧地图进行判读,准确找到了地图上标注的山洞、寺庙,以及一条山间小溪流。

章明曾在《从军用地图看日本侵华野心》一文讲道:“日本侵华不是准备了八年,而是几十年还不止。”他举例说,1950年秋在湖南宜章曾见到昭和三年(1928年)绘制的五万分之一日本军用地图,图上甚至标明只有从前打猎采药人才知道的一条浓荫蔽日、藤蔓缠绕的崎岖小路,作者慨叹“甚至比我们自己人还明白”,地图上的1厘米等于实地的500米。在作战地图当中,这是当时最先进、最精密、最实用的了。一座山丘、一个村庄、一块水田、一条小路、一片树林……都在图上画得清清楚楚。“看到它们画得那样精密、详尽、准确、清晰的时候,真是惊心动魄、毛骨悚然!”

非法测绘:日本人想干什么?

2002年10月26日,日本驻华武官天野宽雅在宁波军事禁区内搜集情报时,被中国相关部门发现并逮捕。

2005年9月14日,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技术研究所所长大林成行以旅游者的身份入境,与他的学生东俊孝9月23日到达新疆和田市,并于当晚在和田市机场附近一处屋顶安装GPS接收机作为固定站,另一台GPS机安装在他们乘坐的汽车里作为流动站,用来采集数据。他们观测并采集了和田机场、和田市至当地重要水利设施公路的地理坐标数据,精确度达到20至50厘米。两人被查扣后,发现其便携式电脑里还有中国其他省市的相关测绘数据。

2007年3月23日至27日,日本人佐藤正光、水上和则携带高精度手持卫星定位仪,以考古研究名义在江西省南丰、鹰潭、上饶、铅山等地进行非法测绘活动。江西省国家安全机关联合测绘部门对其审查,发现他们采集的坐标点位数据中有2个绝密级、4个机密级、1个秘密级军事秘密。

2007年3月,日本爱信艾达株式会社擅自派人在上海从事导航软件检测活动。

2008年,日本谍报分子因窥测和拍摄中国河北某军事设施被逮捕。2010年2月20日,某日本公民携带手持GPS接收机在塔城地区进行测绘活动时被发现,其采集的地理坐标信息共598个,其中588个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涉及塔城地区军事管理区的有85个。

2009年7月,日本公民三宅省吾涉嫌非法采集中国地理信息数据被查处。

2010年1月31日至2月18日,某日本公民以旅游、环境考察为名,使用手持测量型GPS接收机采集我国境内地理信息坐标598个,其中588个位于新疆,85个塔城地区的军事管理区被定位。

2014年9月,中方抓获一名企图勘测地形的日本间谍,该间谍从甘肃庆阳出发,沿秦岭一路向东测量,因为误打误撞窜入了宝鸡某要地才被抓获。

2015年5月,一名日本男子因为闯入浙江东部的一处军事设施内被捕。

驻疆某部参谋李强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一支巡逻部队在禁区边缘例行检查一辆越野车时,发现车上日本“游客”使用的地图极其精确,几处在中国民用地图中根本不存在的禁区内的无名小道、便桥都有清晰标注,甚至编号都与解放军自用地图一致。在随后与地方安全部门的协同检查中,他们发现车中的笔记本电脑、照相器材中存储有大量军事禁区内的地理信息。

2017年5月2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中方有关部门依法对6名涉嫌在中国从事违法活动的日本公民进行审查。据悉,涉案的6名日本人员分别属于“日本地下探查株式会社”和“大连和源温泉开发公司”。3人前往山东省蓬莱,3人前往海南省三亚五指山地区实施非法勘测活动。在过去10年间,这两家公司竟在中国实施了超过30次非法勘测活动。

革新图强:我军军事测绘不断发展

若有所思:

正确的国家版图,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象征。出版“问题地图”的不良商家唯利是图、图身忘国。无良商家的问题地图无形中损害了国家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

“问题地图”也是一场看不见的斗争,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无孔不入。

媒体、图书使用“问题地图”极易引起炒作,造成极为恶劣的政治和外交影响。连基本常识都不懂,不配做媒体人、出版人!

有些人看“抗日神剧”看多了,以为日本军人都是傻子。

永远要记住:日本人是“情报吸尘器”,亡我之心不死,野心不可低估!我们必须警惕非法测绘背后的魅影!

当前,无人机玩家越来越多,警惕外界拉拢无人机玩家非法测绘地图!

8月29日,是全国测绘法宣传日,不妨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民国家版图意识,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

军队使用电子地图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不要忘了“数据保鲜”。社会发展日新月异,记得更新数据。行军不能用老地图,打仗不能用老数据。

地图历来被称作“指挥员之眼”。纸质作战地图消亡论是个伪命题,无论时代发展多快,纸质军用地图不仅不会被取代,反而会以更灵活、多样的方式服务于作战训练,焕发出其生命力。所以,军人要胸怀中国地图,多点战场情怀。

“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谁都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


主管部门:
自然资源部
民政部
中国科协
京ICP备1403731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1220号
主办:中国测绘学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江苏星月测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3881449      邮箱:zgchxh1401@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西裙楼四层